918博天堂罗永浩的主播培训课真干货还是割韭菜?
发布时间:2024-06-11 13:04:17

  918博天堂3月8日晚,乐华娱乐向港交所递交上市招股书,开启赴港上市流程。招股书数据显示,乐华娱乐2021年营收为12.90亿,年利润为3.53亿元。

  在网友纷纷猜测供应商B、D、E是乐华旗下哪位艺人时,也有人关注乐华的营收状况,网友在微博感慨道:“乐华一年营收才12.9亿,还不如别人补交的税多”“明星还没有带货网红赚得多,怪不得那么多明星去带货。”

  乐华“难敌”薇娅。相关公告曾显示,黄薇(薇娅)通过隐匿个人收入、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.43亿元,其它少缴税款0.6亿元,追缴税款、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.41亿元。

  薇娅在《吐槽大会》说的那句“我不会当明星的,当明星哪有当主播赚钱啊”,不止是调侃,更是现实。

  “钱途光明”的直播电商行业,吸引正在一批又一批人投身其中。正如19世纪美国西部淘金热中那位兜售淘金工具的聪明人,教别人赚钱,或许是更赚钱的生意。

  继头部主播缺席、助播上位后,直播电商培训课程成为电商行业的新商机,也成为了普通人走向主播的一道捷径。

  2月16日,罗永浩在微博账号发布预告,将在2月19日下午6点做客@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抖音直播间,聊聊“直播带货”的风口与红利;抖音账号同日发布的预告中,穿着黑色衬衫的罗永浩语速比平时略快,称自己将直播答疑:“手把手教你成为一个年收入百万甚至几百万的明星主播。”

  罗永浩的速度很快,三天后,在2月19日当天,他便携交个朋友电商学苑校长、原新东方副总裁李亮亮相直播间,售卖主播新星营、主播进阶营、商家实操营等直播课程。新抖数据显示,这场直播共售出459件产品,销售额为115.41万。销量最高的是原价6980元、直播间价格2980元的主播新星营,售出384件。

  在3月6日的第二场直播里,课程售卖同样有着比较稳定的发挥。新抖数据显示,该场直播共售出465件产品,销售额为77.31万,销量最高的同样是直降4000元的主播新星营。

  截止3月9日,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抖音店铺已出售1587件商品,其中主播新星营售出593份。与电商有关的培训课,开始成为电商行业的新赛道。

  尽管预告视频评论区有网友吐槽,“没有人会教别人挣钱,除非他想挣你的钱”,但从销量来看,还是有部分人跃跃欲试。

  主播新星营商品详情页课程介绍显示,“3天2晚”的课程面向直播萌新、想要进阶的在职主播,以及想要直播变现的IP达人,白天由讲师授课,课程内容包括设计讲品与促成策略、提高主播表达表现力、提高直播间数据、直播节奏与复盘等;晚上将进行直播实操,由导师带领复盘,优化直播中出现的问题。

  比起动辄半年起步的考公考研培训,过于短暂的直播电商新人“速成班”,更像是一种“体验课”。

  但电商从业者大东认为,电商主播培训课程对新手小白而言有一定的帮助。“暂且不论课程深浅,它可以帮助新人快速地建立对行业的系统性认知。而且参加培训也可以认识老师、同学,比起一个人琢磨,和他们交流往往会有更多收获。”

  还有些学员,不仅收获了经验,也收获了一份新工作。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发布的视频显示,毫无经验的萌新学员李媛子、此前从事短视频工作的学员杨松等拿到了交个朋友直播间的试播offer,另有部分优秀学员收到录用offer,加入交个朋友,成为罗永浩的新同事,与导师们“平起平坐”。

  面向主播和运营的培训课程能够精准且高效地筛选“潜力股”,为交个朋友直播间提供后备力量。“营收只是一方面,培训其实是一个入口。通过培训发现优秀人才,直接签约到交个朋友,既赚到了钱又找到了人。”电商行业从业者大东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。

  事实上,能够脱颖而出的只是极少数的幸运儿。义乌某直播培训机构的校长曾告诉凤凰WEEKLY财经,任何事都遵守二八定律,该机构毕业学生中,真正从事直播电商的学员只能占到20%。

  相较于“只负责教”的直播电商课程,部分培训已经向“结果导向”转变。大东透露,杭州及周边地区,如安徽亳州、宣城等地,直播培训有比较详细的考核机制,“要培养出多少可以带货的人、建多少仓库,而不再是比较笼统概念。我们叫‘陪跑’,伴随从小白到主播的全过程。”

  艾瑞咨询2021年9月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行业研究报告》显示,2020年,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达到1.2万亿元,年增长率为197.0%,直播电商在网络购物零售市场的渗透率为10.6%;预计到2023年,直播电商规模将超过4.9亿元,渗透率达到24.3%。

  据巨量引擎《2021中国短视频和直播电商行业人才发展报告》,2021年至2023年,短视频和直播电商领域从业人员缺口分别为181万、378万和574万。智联招聘与淘宝直播联合发布的《2021直播产业人才报告》显示,所有招聘岗位中,视频主播/艺人岗位占比最大,占行业岗位总数的71.97%。

  “确实很缺主播,我身边卖电器的、卖耳麦的甚至卖五金的,各个领域的朋友都在做直播,而且杭州的主播流动性很强,没赚到钱的很快就走了,同时也有想赚钱的人来。”大东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。

  2018年,大东曾和朋友一起做过直播电商培训机构,“那时候我们也不是特别懂,坦白说就是打一个信息差,抖音或者快手出了新的玩法,我们摸索研究之后,总结成方法论教给学员。”

  电商培训并非新鲜事,李佳琦和薇娅尚未成名的2016年,已然有人嗅到商机。据新京报此前报道,企查查数据显示,2016年我国新增电商培训相关企业944家,截至2021年11月22日,现存电商培训相关企业增长到2880家。

  浙江传媒学院教授李新祥告诉娱刺儿(ID:yuci-er),直播电商培训分为三种。第一种是平台主导的培训,如阿里商学院、巨量学等,对主播、商家、服务商等进行培训;第二种是政府部门主导的培训,如各地农业局、创业中心等组织的培训,具有公益性和普惠性。

  第三种则是社会上各类公司开办的直播电商培训,“几乎所有头部公司或大一点的MCN机构,比如交个朋友、遥望、无忧传媒,都会涉及到直播培训业务。”此外,陈赫公司、有着电视购物经验的浙江广电同样开设了直播培训业务。

  2020年,遥望推出星计划直播达人培训班,由遥望网络总裁方剑、遥望网络副总裁马超等担任讲师,瑜大公子、李宣卓等遥望当家主播也会亲临现场传授经验,培训课程为期7天,报名费用为6999元/人,娱刺儿(ID:yuci-er)拨打咨询电话了解到,目前该课程仍接受报名。

  2021年3月,谦寻学院正式上线,并推出网红训练营。由旗下明星主播的核心团队进行授课,优秀学员有机会签约谦寻。首期训练营(2个月理论课、1个月实训及3个月实习)主播初级课程2万元/人,运营初级课程1万元/人;第二期课程价格上涨,主播、运营初级课程均调整为25800元/人。课程顾问朋友圈显示,截止2021年年底,第六期课程正在报名中。

  2021年4月,罗永浩在2021年抖音电商生态大会上表示,将开办直播网红培训学校,11月,杭州交个朋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。进入2022年,罗永浩直播卖课之前,交个朋友之电商学院已经开办2期线下训练营。相较于其它课程,交个朋友2980元的“入门价”,显然更加友好。

  李新祥认为,头部机构比较珍惜羽毛,至少不会乱来,“现在资讯这么发达,为了公司口碑也会比较认真地教学,哪个公司也不想网上有人说他们是骗子对不对?”

  但“割韭菜”也并不罕见。大东的公司位于杭州市萧山区望京写字楼,基本每天都能看到园区里举办或大或小的电商活动,直播培训通常是其中的一个部分。“有些人把培训做成了生意,比如学员交了5万元,就可以享受某个等级的权益,他们会教学员怎么直播,也会教学员如何发展新的学员。”

 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,2020年,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为97379元。能够拿到远超全国平均水平的薪资,或许是很多人想要迈入直播电商行业的理由。培训课程,似乎理所当然地成为怀揣梦想、期待大赚一笔的小白们入行的“敲门砖”918博天堂。

  头部机构开办的培训课程,讲师通常是旗下头部主播团队的成员。讲师们长期的实战经验被“浓缩”成PPT上精炼的方法论,在几天至几周不等的课程中教学。道理虽然通俗易懂,经验却需要时间的积累,李新祥认为,“直播电商非常注重实操,听课千遍不如自己做一遍。听别人讲觉得头头是道,但是自己干却不见得能干得好。”

  曾凭借“美女蹦迪”成功突围的抖音带货直播间@美少女嗨购go签约遥望,娱刺儿(ID:yuci-er)此前稿件中,大东曾透露,蹦迪直播基本不赚钱。目前,该账号已经加上了“解散倒计时中”的后缀。五花八门的运作尚且面临失败的结局,毫无经验的普通人更加不会轻松。

  交个朋友之电商学苑发布的一则视频中,王拓向学员讲解主播如何使用声音、情绪及动作感染用户,评论区有网友写道,“我们在你们直播间买东西主要是因为老罗负责任,感觉会有保障,而不是因为你们的话术。”现实情况正如网友所言,直播培训课程能够提升学员的表达及表现能力,却无法让观众缘、流量、信任凭空产生。

  “只有完美的团队,没有完美的个人。罗永浩和旗下主播确实很优秀,带货带得很好,但主播自身素质外,还有其它影响因素,比如平台流量,公司与平台的关系,供应链团队,甚至一些社会舆情事件。”在李新祥看来,主播与团队是相辅相成的。

  2021年以来,头部主播议价权旁落、商家自播不断发展,电商直播的下半场,供应链是不可忽视的一环。

  大东向娱刺儿(ID:yuci-er)举例说明供应链的重要性。2021年,他在河北保定某个县城做助农直播培训,当地的桃子非常好吃,是本地特产。培训期间,桃子在直播间上架,直播价格为29.9元12颗,一天就卖出1000多单,第二天销量也不错,但是第三天,问题逐渐显现。

  “因为第三天大家都收到货了。当时相关部门找了当地的一个供应链公司负责发货,包装材料非常简陋,桃子中间也没有放泡沫隔开,导致很多桃子在颠簸的路途中坏掉了,导致消费者的体验很差。最后账号的小黄车被‘收走了’。”

  头部直播电商机构重视供应链。早在2019年,遥望就开始储备供应链,建立仓储物流仓库;2020年4月,谦寻成立专门的供应链管理公司“谦品”;36氪消息显示,同年11月,交个朋友注册电商直播供应链公司“尽微供应链”。

  培训机构的宣传话术中,“零基础”和“年入百万”紧挨在一起,仿佛下一秒就触手可及,但现实中,二者之间有着遥远的、无法轻易跨越的距离。